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人氣

【陳玉成】陳玉成后人_陳玉成被凌遲照片

陳玉成

人物簡介   陳玉成原名陳丕成,出生廣西藤縣,陳玉成之名由洪秀全所賜,被封為英王,是太平天國后期的重要將領。陳玉成15歲參加金田起義,后奇襲武昌、破江南大營、參與三河鎮之戰、安慶之戰,于1862年被叛徒奏王苗沛霖送到了清兵營,被殺于河南延津,時年26歲。

人物生平
  陳玉成出生于1837年,原名丕成。廣西藤縣客家人(一說桂平),祖籍廣東翁源縣。他出身貧農。幼時父母雙亡,依靠叔父生活。
  1851年,十五歲的陳玉成隨叔父扶王陳承瑢參加了金田起義。他在童子軍中表現極為出色,苦練一身好槍法。不久便當上了童子軍的首領。
  1853年3月19日太平軍定都天京后,他被提升為“左四軍正典圣糧”,主管軍糧。
  1854年6月,西征軍進取武昌,由于清軍頑抗,久攻不下。陳玉成“舍死苦戰,攻城陷陣,矯捷先登”,他親率五百“天兵縋城而上,以致官兵潰散,遂陷鄂省”。十八歲的陳玉成在奇襲武昌的戰斗中,表現勇敢,建立首功,被提升為殿右三十檢點(三十八指揮,位在丞相以下),統領后十三軍及水營前四軍。他每戰精挑細選戰斗力較強之部隊,使其與敵軍交鋒時,故意敗退, 在有利于大軍隱藏的地形處埋伏。待敵軍追擊至絕地, 敵人忽然發現太平軍消失了蹤影,在乘敵一片彷徨之際,忽然命太平軍反戈回擊,往往使敵人猝不及防而損兵折將,鎩羽而歸。“因他善用該戰術,三十檢點回馬槍”的美稱已是婦孺皆知了。在西征戰場上,陳玉成所向皆捷,10月武昌失守,退守薊州,后隨全軍退出湖北。
  1855年1月-2月太平軍在湖口,九江先后大敗湘軍水師,擄曾國藩座船,陳玉成奉命隨秦日綱、韋俊部趁勝挺進湖北,攻取武漢。4月3日隨秦日綱、韋俊攻克武昌。
  1856年提升為冬宮又正丞相。同年,隨燕王秦日綱去救援鎮江,為清兵所拒,雙方相持不下,為解救鎮江之圍,陳玉成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坐一小舟,舍死直沖到鎮江,和守將吳如孝取得聯系。陳玉成、吳如孝會同秦日綱內外夾擊清軍,清將吉爾杭阿被殺得大敗,遂解鎮江之圍。緊接著太平軍云集天京周圍,乘勝力拔清軍“江南大營”。在石達開、秦日綱等各路大軍配合下,陳玉成率部參加了歷時四晝夜的激烈戰斗,清軍統帥向榮敗逃丹陽,自縊而死。之后,與李秀成合作救瓜洲,克揚州。江南大營的被摧垮,解除了威脅天京長達三年之久的肘腋之患,并使太平天國在軍事上處于全盛時期。6月奉詔回天京配合石達開所部解天京之圍。解圍之后,與李秀成等奉命進攻句容。9月天京事變爆發,楊秀清及部屬兩萬余人先后被殺。12月石達開回京主持軍政。因內訌元氣大傷,此后一段時間內太平軍戰略以穩守為主,唯陳玉成與李秀成奉命自安徽一帶發起局部反攻。
  1856年天京事變后,為了扭轉危局,太平天國將士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洪秀全自任軍師,總理國政,積極著手組建新的領導核心。
  1857年1月--5月與李秀成在樅陽商議配合作戰事宜后,先后克無為,廬江,舒城等地,5月,戰線由安徽推進至湖北,又連克黃梅,廣濟,薊州,薊水,羅田。10月被封為又正掌率,成天豫。
  太平天國在1858年恢復了五軍主將制,陳玉成為前軍主將。
  1858年8月,陳玉成、李秀成約集太平軍各地守將大會于安徽樅陽,制訂粉碎江北大營和江南大營,制止清軍進攻天京的作戰方案。會后,陳玉成部由潛山過舒城,占廬州,9月直逼滁州烏衣。在這里與李秀成部會師。太平軍奮力合擊清江北大營統帥德興阿和蒙古都統勝保。為了消滅清軍主力勝保的騎兵,陳玉成部署了一支伏兵刀牌手。25日,勝保騎兵來犯,橫沖直撞,氣勢洶洶,刀牌手一躍而起沖入敵陣,盾牌護身,刀削馬足,殺得敵人人仰馬翻,勝保落荒而逃。緊接著一舉攻下浦口,殲敵一萬余人,使得德興阿付出巨大代價。陳玉成、李秀成乘勝分兵橫掃蘇北戰場,各路敵兵,望風潰散。浦口一役的勝利,摧毀了江北大營,解除了敵人截斷天京供應的威脅,緩和了天京危機,使太平天國在天京事變和石達開出走后的被動局面開始扭轉,軍威得到了重振。
  咸豐八年(1858年),湘軍精銳李續賓帥六千精銳圍攻三河,太平軍三河守將吳定規“一日五文”向時在六合戰役中的陳玉成求援。陳玉成隨即渡江趕回天朝,奏請后軍主將李秀成同赴三河,遂連夜馳援廬州(今合肥),在三河之戰中,以迂回包抄戰術斷敵退路,全殲湘軍精銳李續賓部。九年,晉封英王。十年,會同各軍再破江南大營,東征蘇州﹑常州。
  時湘軍四路東下,安慶被圍,他注重上游,力主先救安慶。秋,太平軍計分兩路,合取湖北,迫敵回救。他率大軍趨北路,于次年二月進抵湖北黃州(今黃岡),因受英國侵略者的阻撓和南路李秀成誤期,未能合取武昌,遂回師徑援安慶,多次苦戰失利。八月,安慶陷落,陳玉成退守廬州,受嚴責革職。
  同治元年(太平天國壬戌十二年,1862年)春,派部將扶王陳德才等率師去陜西等地招兵,廬州守軍兵單被圍急。四月,率部突圍,走壽州(今安徽壽縣),為叛徒苗沛霖誘捕,解送清營。在敵人面前大義凜然,堅貞不屈。五月初八,在河南延津縣慷慨就義,年僅26歲。
  三河鎮之戰
  當太平軍在江北戰場捷報頻傳的時候,湘軍頭子曾國藩趁機在安徽境內發動大規模進攻。清將德興阿、鮑超部進犯安慶,清悍將李續賓部接連攻占許多城鎮之后,又提兵圍困安徽重鎮三河,形勢十分緊張。 三河是廬州的咽喉,是天京糧食、物資的重要供應基地。太平軍在這里固守多年。在湘軍瘋狂進攻面前,守將吳定規堅守城池,告急求援。陳玉成聞訊后,一面啟奏天王調李秀成同去救援,一面率訓星夜馳援三河。陳玉成采取迂回包抄的戰術,率軍到達廬江縣西之白石山、金牛鎮以切斷敵人退路,命廬州守將吳如孝會合捻軍張樂行部南下阻擊敵人舒城援軍。李秀成也趕來在白石山屯兵為后援。太平軍集優勢兵力,使敵人陷入四面被圍的境地。
  1858年夏秋洪秀全重建五軍主將制,陳玉成被封為前軍主將。在安徽樅陽召開軍事會議,訂約會戰解天京之圍。9月與李秀成聯合,克浦口,大破清軍江北大營。11月在李秀成的配合下,于三河鎮大敗湘軍李續賓部,殲其精銳六千人,李續賓被迫自殺。此役成為太平天國后期軍事由衰入盛的轉折點。
  1858年11月15日,李續賓部準備先發制人,突然襲擊陳玉成的營盤,沖過金牛鎮壓。陳玉成在李秀成配合下,將李續賓圍困營中。三河守將吳定規也從城中沖出,三路兵馬,一鼓作氣,攻破敵軍營盤,全殲清軍六千多人,兇悍一時的李續賓走投無路,自縊而死。曾國藩之弟曾國華哀嘆道“敝邑棄勇,自三河敗后,元氣大傷。雖多方撫慰,而較之昔日之鋒銳,究為減色”。清將胡林翼也供認“三河敗潰之后,元氣盡傷,四年糾合之精銳,覆于一旦,而且敢戰之才,明達足智之士,亦凋喪殆盡“。
  浦口、三河兩役的勝利,在太平天國革命史上具有重大意義。它鼓舞了士氣,穩定了局勢,太平軍從此轉為主動,出現了革命高漲的新局面。陳玉成、李秀成在戰斗中所表現出卓越的軍事才能和杰出貢獻,使他們成為太平天國后期威名顯赫的將領。1859年夏,二十三歲的陳玉成被封為英王。
  1859年3月在安徽官亭大敗清安徽巡撫李孟群軍,生擒李孟群。3月-6月在安徽三次擊敗清欽差大臣勝保軍,6月被晉封為英王。10月在陵子口擊敗清總兵馮子材部,六合之圍遂解。11月與李秀成聯合進攻浦口,毀清營五十余座,擊斃清提督周天培。因安慶告急,率軍西上。
  1860年5月與李秀成,楊輔清部聯合大破江南大營。同月天京召開軍事會議,太平軍開始以李秀成李世賢為主力的東征。9月至蘇州與李秀成商議大計,即所謂的第二次西征。
  1860年,太平軍發動了圍殲江南大營的戰役。太平軍采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李秀成從蕪湖發兵,晝夜急馳,突然攻占敵人糧餉基地杭州,以引誘江南大營分兵來救。江南大營統帥和春果然中計。李秀成當即回師與從上游趕來的陳玉成部猛烈合擊江南大營,連破清軍營壘五十余座,數萬清兵潰散,和春狼狽逃竄。“營內存銀十余萬,軍火局內所有槍炮、火藥、鉛子等項不計其數”,都成了太平軍的戰利品。粉碎江南大營的勝利,再次解除了天京之圍。
  天京解圍后,1860年5月,洪秀全在天京主持召開了高級將領會議。洪秀全批準了洪仁玕提出的戰略計劃。為了執行先東進、后西上的方針,陳玉成、李秀成在人民支持下以破竹之勢,迅速解放了江浙大部分地區,江南清軍幾乎全部瓦解,清將和春等在絕望中自殺。
  安慶之戰
  安慶自1853年6月為太平軍占領后,是僅次于天京(今南京)的政治、軍事中心。1858年5月九江失陷后,又成為天京上游唯一的重要屏障,一旦有失,湘軍便可直窺天京。1860年夏,正當太平軍二破清軍江南大營和東征蘇州、常州之際,湘軍統帥曾國藩和湖北巡撫胡林翼統率湘、鄂軍水陸師5萬余,自湖北大舉入皖,連陷太湖、潛山、石牌(今懷寧),直逼安慶。道員曾國荃率湘軍陸師萬余人相繼進扎安慶北面的集賢關,與提督楊載福部湘軍水師4000余人擔任圍城任務;副都統多隆阿、按察使李續宜率湘鄂軍2萬人駐扎桐城西南掛車河、青草塥,阻擊太平軍援軍。 6月20日,楊載福水師攻陷安慶東路要地樅陽鎮(今樅陽縣),安慶被合圍。是年秋,曾國荃督軍在安慶城外掘長壕兩道,前壕圍城,后壕拒援。時安慶由受天安葉蕓來、謝天義張朝爵率2萬余人駐守。太平軍二破清軍江南大營后,天王洪秀全等決定俟東征蘇、常勝利,即沿長江上取湖北,迫使湘軍回撤以解安慶之圍。9月下旬,洪秀全從江、浙戰場調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并進,其部署為:英王陳玉成率軍從長江北岸西進,經皖北入鄂東;忠王李秀成率軍從長江南岸西進,經皖南、江西入鄂東南;輔王楊輔清、定南主將黃文金率軍沿長江南岸趨贛北;侍王李世賢率軍經皖南入贛東;右軍主將劉官芳率軍攻祁門曾國藩大營。五路中,陳玉成、李秀成為主力,取鉗形攻勢,預定于次年春會師武漢,以調動圍攻安慶之敵。其他三路主要是牽制皖南和江西湘軍,并伺機殲敵。
  11月下旬,陳玉成聯合捻軍龔得樹等部共約10萬余人,沿江北進至桐城西南掛車河一帶。時安慶外圍湘鄂軍不足4萬人,陳玉成于12月上旬試圖直接救援安慶,為多隆阿、李續宜所阻。
  1861年1月,陳玉成又分兵攻樅陽,欲打破敵合圍,也未成功。3月初,陳玉成率部西進,入鄂東,3月18日克湖北黃州。3月22日在黃州會見英國參贊巴夏禮,輕信其不要進攻武漢的“勸告”,遂放棄以“圍魏救趙”之計攻武昌,解安慶之圍的計劃,停止向武昌進軍,轉而進攻鄂北。
  4月下旬,陳玉成鑒于安慶被圍日緊,又不見李秀成部如期入鄂,遂率主力離鄂回皖,經宿松、石牌,于4月27日進至集賢關,逼近圍安慶城的湘軍曾國荃部,旋又分軍扎營于城東北的菱湖,與城內守軍相呼應。與此同時,天京當局鑒于“合取湖北”以救安慶的計劃未能實現,決定派干王洪仁玕、章王林紹璋率兵直接援安慶,定南主將黃文金在進軍贛北失利后,也率部自蕪湖西援。
  5月1日,太平軍萬余人進至桐城新安渡、橫山鋪、練潭一帶,連營30余里,謀與陳玉成部會師,共解安慶之圍。兩江總督、欽差大臣曾國藩聞太平軍數路齊救安慶,急調湘軍總兵鮑超部6000人自江西景德鎮赴援。坐鎮太湖指揮安慶戰局的胡林翼也調總兵成大吉部5000人往援,并提出“南遲北速”,先打洪仁玕、林紹璋,后對付陳玉成的作戰方案。月初開始,太平軍與湘軍在安慶外圍展開激戰。2日,多隆阿督兵萬人進攻洪仁殲、林紹璋等,太平軍敗退桐城。6日,黃文金合林紹璋等督軍3萬進攻新安渡、掛車河,亦為多隆阿所敗,退守桐城孔城鎮。陳玉成與湘軍曾國荃,楊載福部激戰于菱湖,未能取勝。遂命所部劉槍琳率四千精銳留守集賢關外赤岡嶺,自帶五六千人于19日赴桐城,會晤洪仁玕等,再謀解圍之策。24日,萬余人分三路進攻掛車河,又為多隆阿所敗,傷亡較大,又退回桐城。駐守赤崗嶺各壘的太平軍孤立無援,6月9日被鮑超部擊敗,劉槍琳及所部全部陣亡。
  李秀成對攻鄂不甚積極,所部經皖南入浙江,遲至1861年2月中旬才西進江西,6月上旬攻鄂東南,至中旬前鋒迫近武漢。但得知陳玉成部已回師東援安慶,便停止進軍,7月上旬率所部撤出湖北,折入贛西北。
  7月8日,菱湖太平軍營壘亦被曾國荃攻破,守軍退入安慶城。此次救援又告失敗,戰局更加被動。安慶太平軍被圍年余,糧彈將絕,出城降敵者日眾,形勢極為危急。下旬,正在皖南的楊輔清應陳玉成之約,渡江西援安慶。
  8月6日抵太湖,7日東進至掛車河之南,與駐桐城的林紹璋、吳如孝、黃文金部合攻掛車河多隆阿部失利,退至桐城。21日至24日,陳玉成、輔王楊輔清率四五萬人陸續進入集賢關內,扎營40余座,城內守軍亦列陣于西門一帶。25日至28日,太平軍十余路猛攻湘軍后壕,前仆后繼,輪番沖鋒十余次,均為湘軍兇猛火力所阻,損失甚重。28日至9月2日,太平軍又連連進襲,亦未得手。時城中糧盡彈絕,湘軍乘勢猛攻。5日凌晨,曾國荃率領的湘軍于北城轟塌城墻,蜂擁登城,攻入城內,濫肆屠殺。守將葉蕓來及平西主將吳定彩與萬余守軍全部殉難,安慶陷落。陳玉成退守廬州。
  寧死不降
  安慶失陷后,陳玉成退守廬州,“請命自守”,并派扶王陳得才、遵王賴文光等遠征豫陜,“廣招兵馬,早復皖省”。陳玉成打算分兵掃北,“由汴梁直取燕京,共歸一統”。但這時他的處境十分困難,外有敵軍多隆阿部進逼,內有天王洪秀全的革職處分。
  1862年5月,多隆阿圍攻廬州,陳玉成決定棄城北走,同遠征的西北軍會合。正在此時,盤踞在壽州已暗投清軍的苗沛霖誘勸陳玉成前往壽州,并許以幫助陳玉成攻取河南。陳玉成不聽部下的再三勸阻,決意出走壽州,結果中計遭擒,被送往清帥勝保營中。陳玉成在敵人面前表現出堅貞不屈的英雄氣概。據《被擄紀略》載:苗將英王陳玉成上來。英王上去,左右叫跪。陳玉成大罵道“爾勝小孩,在妖朝第一誤國庸臣。本總裁在天朝是開國元勛,本總裁三洗湖北,九下江南,爾見仗即跑。在白云山踏爾二十五營,全軍覆滅,爾帶十余匹馬抱頭而竄,我叫饒你一條性命。我怎配跪你?好不自重的物件!”勝保想以榮華富貴來誘降,陳玉成喝道:“大丈夫死則死耳,何饒舌也!”1862年6月4日,陳玉成于押解進京途中就義于河南延津,時年二十六歲。
 
陳玉成后人
  陳玉成于1860年與妻子蔣桂娘結婚,婚后住在英王府,一年后生一男孩取名天寶。太平天國失敗,蔣桂娘化裝逃出天京回到家鄉,天寶生子陳慎初。1990年,遣孫兒孫女前來祭祀陳玉成。陳玉成的曾孫陳久年和曾孫女陳清泉到延津縣祭祖。
 
陳玉成被凌遲照片
  陳玉成凌遲這件事還要從1862年的時候開始說起,當時他被抓捕之后被送到了勝保的軍營之中,陳玉成一直表現的十分英勇,面對敵人的審判和行刑并沒有任何的屈服,表現出了十分堅貞的氣概。在此之后敵人讓他下跪,但是陳玉成卻毫無畏懼的指責于他,并表示無論如何也不會下跪,敵人還想要用榮華富貴來誘惑他投降,可是陳玉成卻十分堅定的拒絕了。于是敵人便判處陳玉成凌遲的死亡方式。
  在延津地區的校場被處于凌遲,在校場的周圍都是荒野,二十六歲的陳玉成全身赤裸的在陽光之下,雖然他的身材并不是很高,但是卻十分的健碩。在陳玉成被捆綁起來之后,便被敵人施以刑罰,據說當時他遭受了一千多刀的凌遲才最終去世,可以想象這個過程是多么的痛苦,然而就算這樣他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畏懼,盡管遭遇了那樣多的折磨他也依舊保持了自己的本色,在他去世之后人們為了感激他的恩德和所做出的巨大貢獻,所以偷偷的將他的尸骨掩埋起來,并為他建立了墓地。
 
評價
  胡林翼說:“賊中精銳,只四眼狗一支耳,他何足慮耶!”
  趙烈文《能靜居士日記》說他“貌甚秀美,絕無殺氣”。
  戴德堅《蓬萊館尺牘》說他“兇狡杰出,善摧大敵”,“近世罕有其匹”。
  方玉潤在《星烈日記》中驚呼:“此賊不滅,兩湖未能安定”。
  刀口余生在《被擒紀略》中,說他“威名震天地,是天朝第一個好角色”。
  《清史稿·洪秀全傳》說:“玉成兇狠亞楊秀清,而戰略尤過之”。
  《陳玉成被擒記》說陳玉成“貌極秀美,長不逾中人”。
  英王陳玉成臨死之際仰天長嘆:“太平天國去我一人,江山也便去了一半。”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体彩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任选五遗漏三 全天时时彩在线准计划 莫斯科乒乓球职业联赛比分 北京赛車走势图 福彩3d开机号十分精准 选7走势图 15选5杀号的小方法 双色球历史四连号开奖 二八杠赌博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