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人氣

【賈寶玉】賈寶玉的性格特點_賈寶玉和誰發生過關系

賈寶玉

人物簡介
  賈寶玉,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又名石頭記)主要的人物,為榮國府二老爺賈政和王夫人所生的二子,出場時其兄已死,故為賈政唯一嫡親兒子。他有一同父異母的弟弟賈環和妹妹探春,均為趙姨娘所生。賈府中下人稱其寶二爺,在大觀園詩社中又有別號怡紅公子、絳洞花主、富貴閑人。賈寶玉形象帶有曹雪芹自傳的色彩,但其本質上屬于藝術虛構,是作者有意識塑造的集意淫、補天濟世、正邪兩賦三大美德于一身的典型形象,在世界文學史上極具創新性。
  
人物生平
  仙界來歷
  女媧補天之時,煉成補天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單單剩了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此剩一石自經煅煉之后,靈性已通,得換人形,太虛幻境警幻仙子命他為赤霞宮神瑛侍者。他卻常在西方靈河岸上行走,對絳珠仙草(屬木,林黛玉前世)施以甘露之惠,相互許下木石前盟(神瑛侍者屬石,推知他的前世為神瑛仙石)。后因凡心偶熾,被一僧一道攜入紅塵,幻化為通靈寶玉(形),其真身即轉世為賈寶玉(質)。待劫終之日,人與玉“形質歸一”,變回青埂峰下那塊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的女媧剩一石,上面編述有《石頭記》原稿,靜候有緣人空空道人抄去問世傳奇。
  此處甲戌本等脂本別有一番交代:剩一石既沒有化身為神瑛侍者,也沒有轉世為賈寶玉,而是單單幻化為通靈寶玉;賈寶玉僅僅是神瑛侍者轉世,與剩一石互不相干;待劫終之日,通靈寶玉變回空空道人見到的那塊剩一石,賈寶玉則不知所蹤。
  銜玉而誕
  神瑛侍者轉世為人,生在京城榮國府賈府中。一落胎胞,嘴里便銜下一塊五彩晶瑩的通靈寶玉來,就取名叫作賈寶玉。萬人皆以為奇異,說他來歷不小,他的祖母賈母更是愛如珍寶。那年周歲時,他父親賈政要試他的志向,便將那世上所有之物擺了無數,與他抓取。誰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釵環抓來。賈政便大不喜悅。獨有賈母還是命根一樣。
  賈寶玉家世顯赫,天下推為望族。京城“八公”,賈府寧國公、榮國公占二席,且系金陵四大家族之一。太祖皇帝南巡,賈府只預備接駕一次,把銀子都花得像淌海水似的。賈寶玉的長姊元春晉封貴妃,元宵省親被秦可卿稱為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賈寶玉從小養尊處優,所以薛寶釵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富貴閑人”。
  幼年情事
  賈寶玉自幼因賈母疼愛,原是同姊妹們一處嬌養慣了的,他的名言:“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他與林黛玉同處賈母房中坐臥,故略比別個姊妹親密熟慣些。他待丫鬟們如養花般細心體貼,將自己的居室命名為絳蕓軒,自號絳洞花主(意為“絳蕓軒主人”。一作絳洞花王)。一次在秦可卿臥房午睡,夢入太虛幻境,閱金陵十二釵判冊,賞《紅樓夢仙曲》,聆“意淫”之訓,與秦可卿夢魂溫存。幼年賈寶玉與秦可卿弟弟秦鐘同入賈府義學。秦可卿去世,賈寶玉急火攻心,直噴出一口血來。秦可卿出殯,賈寶玉路謁北靜王,獲贈蕶苓香念珠一串。秦鐘夭逝,賈寶玉憂戚不盡。
  愛情覺醒
  大觀園工程既竣,賈寶玉奉父親賈政之命題對額,初露才華。元春省親后,賈寶玉同姐妹們入住大觀園。春日,寶黛共讀《西廂記》,相約葬花。賈寶玉與鳳姐中了馬道婆魘術,一僧一道為通靈寶玉除邪,養了三十三天方愈。四月二十六日,賈寶玉在馮紫英家初識蔣玉函,獲贈茜香羅。賈元春賞賜端午節禮,賈寶玉同薛寶釵的一樣,寶黛生疑。五月初,清虛觀打醮,張道士為賈寶玉提親。寶黛因此大吵一場,賈寶玉砸玉,林黛玉剪壞了往日親手做的穿玉的穗子。事后賈寶玉賠禮道歉,被薛寶釵諷為“負荊請罪”。在聽唱《葬花吟》和史湘云勸學風波中,賈寶玉與林黛玉兩番訴肺腑,二玉愛情開始覺醒。
  賈寶玉挨打
  端午節后,賈環狀告賈寶玉調戲金釧兒致其被攆投井,忠順王府查問賈寶玉“藏匿蔣玉函”之罪,兩案并發,賈寶玉被賈政一頓毒打。薛寶釵送來了治棒瘡的丸藥。林黛玉兩個眼睛哭的桃兒一般,賈寶玉托晴雯帶給她兩條舊帕傳情。鶯兒給賈寶玉打梅花絡,薛寶釵忽叫打玉絡,又用金線配搭,隱喻金玉姻緣。薛寶釵在賈寶玉床邊繡鴛鴦,忽見他夢中喊罵說:“和尚道士的話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緣,我偏說是木石姻緣!”對前日挨打事件做一收束。因在梨香院親睹賈薔、齡官恩愛情景,賈寶玉情定林黛玉。
  好事多魔
  仲秋,探春建海棠詩社,賈寶玉在詩社里別號怡紅公子,與姐妹們作海棠詩、菊花詩。聽劉姥姥講若玉(一作“茗玉”)小姐的故事,賈寶玉派小廝焙茗出城尋找若玉廟。櫳翠庵品茶,妙玉取中賈寶玉是個些微有知識的。鳳姐生日潑醋,平兒挨打,賈寶玉領她到怡紅院理妝。鴛鴦抗婚,賈寶玉與襲人、平兒一起替她分憂解難。賴大家設宴,賈寶玉與柳湘蓮話舊,追憶秦鐘。初雪,蘆雪亭聯詩,賈寶玉落第被李紈罰去訪妙玉乞紅梅。晴雯病補雀金裘,賈寶玉細心照顧。
  翌年孟春,江南甄夫人來訪,賈寶玉夢見甄寶玉。因憂慮林黛玉終身大事,丫鬟紫鵑以情辭試探賈寶玉真心,致其急痛迷心。清明時節,賈寶玉病愈。四月二十六日,紅香圃設午宴,香菱斗草時弄臟了石榴裙,賈寶玉讓襲人找來一件裙子給她換上。怡紅院開夜宴,賈寶玉與姐妹們開懷暢飲。次日,賈寶玉與邢岫煙論道,回贈妙玉字帖。自秋及冬,因柳湘蓮出家,尤三姐自刎,尤二姐吞金,柳五兒添病,連連接接,閑愁胡恨,一重不了一重添,弄得賈寶玉神色若癡,語言常亂。
  又是一年仲秋,賈寶玉歷經抄檢大觀園、逐司棋、別迎春、悲晴雯諸事,作《芙蓉女兒誄》《紫菱洲歌》寄托憂思。薛蟠新娶夏金桂,賈寶玉為香菱命運擔憂。因這些羞辱驚恐悲凄,故釀成一疾,臥床不起,養病四個月。聽聞夏金桂用計迫害香菱,賈寶玉特往天齊廟求療妒方。
  大故迭起
  賈寶玉兩番入家塾。林黛玉夢魘的同時,賈寶玉也夢魘,一疊連聲嚷心疼,只說好像刀子割了去的似的。元春染疾,再問金玉緣。通靈寶玉夜放紅光,喜信發動。北靜王仿制通靈寶玉相送。寶黛談禪,賈寶玉道“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蔣玉函回京演出,賈寶玉贊其“極是情種”。
  怡紅院海棠反季節開花,通靈寶玉丟失。妙玉扶乩云“入我門來一笑逢”,探春解曰:“若是仙家的門,便難入了。”外頭閑人送來贗品假玉,致賈寶玉瘋癲。因賈元春薨逝、王子騰被藥死、賈政赴任在即,賈母、王夫人只得采納鳳姐掉包計,成全賈寶玉與薛寶釵的金玉姻緣。掉包計實施前,鳳姐故意試探,賈寶玉道:“我有一個心,前兒已交給林妹妹了。他要過來,橫豎給我帶來,還放在我肚子里頭。”傻大姐泄密,寶黛最后一次談禪,林黛玉問:“寶玉,你為什么病了?”寶玉笑道:“我為林姑娘病了。”金玉成婚當天,林黛玉淚盡而逝。婚后,賈寶玉到瀟湘館哭靈。探春遠嫁,賈寶玉感離情。
  元宵節,賈府獲罪抄家。寶釵生日,賈寶玉往瀟湘館悼念林黛玉。賈母病危,臨死前傳漢玉玦與賈寶玉。聞得妙玉被劫,賈寶玉悲傷嘆惋。
  懸崖撒手
  甄寶玉見面談仕途經濟,令賈寶玉失望。和尚送來通靈寶玉,引賈寶玉夢入真如福地(系太虛幻境變形),重閱金陵十二釵判冊,領悟三世情緣。寶釵借“赤子之心”之詞含功名諷諫之義,賈寶玉醒悟“從此而止,不枉天恩祖德”,于是用心攻書,如期趕考。進場前跪別王夫人,揖別李紈,話別寶釵。出場后失蹤,外頭喜報中第七名舉人。常州毗陵驛,賈寶玉披著大紅猩猩氈斗篷拜別賈政,臨去作歌云“我所居兮,青埂之峰”。賈政回京啟奏,圣上給賈寶玉賞了個文妙真人的道號。甄士隱說“寶玉,即‘寶玉’也”,塵緣已滿,仍是一僧一道攜歸青埂峰,形質歸一。遺腹子賈桂,與李紈之子賈蘭合為蘭桂齊芳。
  
賈寶玉的性格特點
  主人公賈寶玉是一個又奇又俗的人物。構成他性格的主要特征是叛逆。他行為“偏僻而乖張”,是封建社會的叛逆者。他鄙視功名利祿,不愿走“學而優則仕”的仕途。他痛恨“八股”,辱罵讀書做官的人是“國賊祿蠹”,懶于與他們接觸拜會。
  他不喜歡所謂的“正經書”,卻偏愛于“雜書”,鐘情于《牡丹亭》、《西廂記》。他還對程朱理學提出了大膽的質疑,認為“除《四書》外,杜撰的太多了。”這充分顯示出了他是封建君主制度的“逆子貳臣”。
  他認為“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鐘于女兒,須眉男子不過是些渣滓濁沫而已”。在這種駭世驚俗的思想指導下,寶玉終日“在內幃廝混”,并鐘愛和憐憫女孩子,鐘愛她們的美麗、純潔、洋溢的生氣、過人的才智,憐憫她們的不幸遭遇,憐憫其將嫁與濁臭的男子,失去了她們的圣潔之美。賈寶玉道:女子出嫁前為珍珠,嫁人后便失去光芒成了死珠,再老便與污濁男子同流,成為死魚眼了。他甚至為自己生有一個男子之身而感到無可挽救的遺憾。
  在他的生命歷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無疑就是與林黛玉的相愛了。這場戀愛,一方面開始于叛逆性格,另一方面又促使了他的叛逆性格的最終形成。這是他生命史上最大最重要的叛逆行為。寶、黛不但要求婚姻自主,而且在戀愛中背離了封建社會的人生之道。他們在反叛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最后導致了兩人的悲劇結局。
  
賈寶玉和誰發生過關系
  襲人和寶釵是明寫。秦可卿、秦鐘和碧痕是暗寫。麝月、秋紋可以索隱出來。鴛鴦、金釧兒和蔣玉菡等太過牽強,不算。如果你帶著顆《金瓶梅》的心讀《紅樓夢》,接受寶玉的男女混亂關系,簡直沒有任何困擾。
  襲人從第六回與寶玉云雨之后,第三十六回就被太太火速內定為寶玉之妾,至第五十二回襲人奔喪,書中說自從襲人知道自己的姨娘身份板上訂釘后反倒「愈發自重」,那么在云雨情后的回數當中,寶玉難道一直「守身如玉」直到娶寶釵?顯然不可能。襲人能在寶玉娶妻上耍心機,在掌握寶玉能跟誰云雨方面也是游刃有余,被她「一手調教出來」,安分溫和的麝月成為不二之選。寶玉與麝月梳頭時,晴雯曾講過「交杯酒還沒吃倒上頭了」,重點是后面一句「你們那瞞神弄鬼的,我都知道」。以襲人的自知之明,不難想見寶玉最愛的丫頭是晴雯,在晴雯背后用性(麝月)籠絡寶玉。這應該是晴雯口中的「瞞神弄鬼」。
  寶玉的四大丫鬟是襲人、麝月、晴雯、秋紋。碧痕地位實際上要比秋紋低一些,都有可能近水樓臺,不要說是秋紋。書中對秋紋的外貌描寫只有「生得單柔」,她既無襲麝的賢惠自知,也無晴雯的美貌潑辣,但卻在書中欺下媚上,堪稱跋扈。看見林紅玉幫寶玉添茶,她是「兜頭啐一口」,對給老太太送茶水的老仆人,也敢講「你這么大年紀也沒個見識,誰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著的人就敢要了。」讓她倨上傲下的原因我只能想到一個,她也是寶玉的云雨對象之一。襲人愿意讓她染指,只因她太過愚笨,沒有競爭力,而當初王夫人抄檢大觀園,清洗寶玉房中丫鬟,她極可能是告密者。
  
賈寶玉的扮演者
  歐陽奮強,1963年3月5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市。中國男演員、導演。1983年,被導演王扶林看中參與拍攝《紅樓夢》,飾演賈寶玉。1987年,轉行做導演。1994年,導演的電視劇《我的媽媽在西藏》在中央臺、四川臺播出,并獲95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1995年,執導電視劇《父親》,獲四川省廣播電視評比一等獎。2000年,執導電視劇《雄起酒家》,獲2001年全國優秀電視劇“飛天獎”優秀短劇獎。2003年,執導音樂電視劇《中國公主杜蘭朵》,獲全國優秀戲曲電視“白玉蘭獎”、全國電視劇“飛天獎”。2006年,擔任電視連續劇《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制片人、藝術總監。2007年,執導戲曲電視連續劇《王熙鳳》。2012年,執導電視劇《最后一個冬天》。
 
賈寶玉人物形象分析
  賈寶玉是主要中心人物。作為榮國府嫡派子孫,他出身不凡,又聰明靈秀,是賈氏家族寄予重望的繼承人。但他的思想性格卻促使他背叛了他的家庭。他的叛逆性格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小說充分描寫造成他的性格的生活環境和他的具體境遇的各方面特點,深刻揭示了他性格成長的主客觀原因。一方面,以男子為中心的貴族社會是那樣虛偽、丑惡和腐朽無能,使他因自己生為男子而感到終身遺憾;另一方面,少女們的純潔美好又使他覺得只有和她們在一起才稱心愜意。他也曾被送到家塾去讀四書、五經,但家塾的內容和風氣是那樣的腐朽敗壞,那些循著這個教育路線培養的老爺少爺們是那樣的庸陋可憎,他對于封建教育的一套,在感情上就格格不入。他很少接觸做官的父親,畏之如虎,敬而遠之。家長從小把他交給一群奶娘丫鬟。那些圍繞著他,各以一顆純真的心對待他的丫鬟,才是他的啟蒙老師。丫鬟們的深摯純潔、自由不羈的品格感染著他,她們由于社會地位所遭到的種種不幸也啟發著他。在賈寶玉的直感生活里,她們和那些以世俗男性為主的居于中心統治地位的勢力,在每一點上都形成鮮明的對照:聰明和愚蠢,純真和腐朽,潔凈和污濁,天真和虛偽,善良和邪惡,美好和丑陋。賈寶玉在這樣的環境里,逐漸形成自己思想感情的愛憎傾向。
  賈寶玉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個性,主張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動。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惡、美丑的劃分。他憎惡和蔑視世俗男性,親近和尊重處于被壓迫地位的女性。他說過"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與此相連,他憎惡自己出身的家庭,愛慕和親近那些與他品性相近、氣味相投的出身寒素和地位微賤的人物。這實質上就是對于自己出身的貴族階級的否定。同時,他極力抗拒封建主義為他安排的傳統的生活道路。對于封建禮教,除晨昏定省之外,他盡力逃避參加士大夫的交游和應酬;對封建士子的最高理想功名利祿、封妻蔭子,十分厭惡,全然否定。他只企求過隨心所欲、聽其自然,亦即在大觀園女兒國中斗草簪花、低吟悄唱、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此時若果有造化,趁著你們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夠你們哭我的眼淚,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來,送到那鴉雀不到的幽僻去處,隨風化了,自此再不托生為人,這就是我死的得時了。"賈寶玉受時代的局限,找不到現實生活的出路,他要擺脫貴族社會桎梏,而又不能不依附貴族階級。這就使他的思想性格具有悲劇性的嚴重矛盾。他的理想無疑是對封建主義生活的否定,卻又十分朦朧,帶有濃厚的傷感主義和虛無主義。
  賈寶玉對個性自由的追求集中表現在愛情婚姻方面。封建的婚姻要聽從父母之命,取決于家庭的利益。可是賈寶玉一心追求真摯的思想情誼,毫不顧忌家族的利益。他愛林黛玉,因為林黛玉的身世處境和內心品格突出集中地包蘊了生活環境里所有女孩子一切使他感動、使他親愛的客觀與主觀的特征。他和林黛玉的相愛,是以含有深刻社會內容的思想感情為基礎的。反之,這種愛情與封建主義的矛盾,又成為他步步克服自身的劣點和弱點,日益發展他進步的思想性格的主要的支持力量和推動力量。這個以叛逆思想為內核的愛情,遭到封建勢力的日益嚴酷的壓迫。按曹雪芹原來的安排,林黛玉將淚盡而逝,賈寶玉將在她去世之后與薛寶釵結婚。薛寶釵的性格和婚后的生活使他徹底絕望,他終于棄家出走,回到渺茫的虛無之中。
  賈寶玉的叛逆性格并不是一開始就定型了的,作品著力描寫了他性格發展成長的歷史。他生活在罪惡腐敗的貴族環境里,不可避免地沾染著一些貴族公子的惡劣習氣和腐朽觀念,這些壞的東西和他性格中好的傾向并存著。但隨著生活中他所見聞的重大事件給予的刺激和教育,隨著他在卷入現實矛盾時精神上所受的挫折和打擊,他的思想品格里一些腐朽惡劣的東西就慢慢減少了,清除了,他的叛逆思想性格漸漸堅定了,成熟了。
  他對待身邊的女孩子們的態度,同情和親愛始終是主導的方面,但在最初也帶有一些腐朽、邪惡的成分。秦可卿之死、秦鐘之死,林黛玉身世的飄零、身為貴妃的姐姐內心的悲苦,使他開始認識到在男女關系方面尊重與玩弄、純潔與腐朽、美好真摯與罪惡虛偽的區別,從此他對兩性關系逐漸表現出嚴肅態度,對自己所在的社會表現了深一層的反感。他曾以為天下女孩子的眼淚都要送給他。他愛林黛玉,但遇著溫柔豐韻的薛寶釵和飄逸灑脫的史湘云,卻又不能不眩目動情。為著他感情的游移不明,林黛玉以血淚和生命對他不斷地施加影響,使他從苦痛的體驗中逐步擺脫社會勢力和貴族惡習對他的糾纏和吸引,使他的性格趨于純化,頭腦趨于清醒,思想感情趨于穩固與堅定。
  此外,丫鬟的品格和遭遇也影響著他,使他領悟"人生情緣,各有分定"。他對女孩子們一般是溫存和順的,但在初期有時也暴露出一些暴戾作風,攆茜雪,踢襲人,訓晴雯等1齲?嬤??吹氖墻痤酥?籃鴕蚪痤恕⒔?褫?的事所遭到的父親的毒打,經歷了這一系列事件之后,他不但永遠拋棄了打罵丫鬟的行為,也使他的叛逆思想大為加強,認識更加深刻。從此他對被壓迫、被糟踐的女孩子的同情體貼之心,更為深切周到、無微不至;而且在對女性的社會地位和命運認識加深的基礎上,進而對她C遣煌?乃枷胄愿懙氖抵視辛死斫猓?傭?諤?壬嫌?了分明的取舍,如對于林黛玉和薛寶釵、史湘云,對于晴雯和襲人、麝月,心里有了親疏的區分。以這種思想認識為基礎,才有"訴肺腑"的情節,他對林黛玉的愛情從此成熟鞏固,生死不渝。 封建勢力的另一次鎮壓是王夫人發動的抄檢大觀園:逼死晴雯、司棋,攆走芳官、四兒,大觀園最終轉入冷落凄涼之境。這主要是,封建勢力要摧毀賈寶玉和林黛玉的關系,掃蕩一切違背禮教、妨礙賈寶玉走上封建正路的因素。可是賈寶玉目擊晴雯等的悲劇和大觀園的劫難之后,拋掉對封建勢力的唬想,他用血S嶁闖傻摹盾?蓉女兒誄》,無異于一篇叛逆到底的宣言書。
  賈寶玉否定封建主義社會秩序,但思想上并沒有達到否定君權和族權亦即封建主義統治權的高度。一方面他步步發展自己的叛逆思想,完全傾向著被壓迫者并且支持他們;他堅持著與林黛玉的愛情,迫切要求婚姻自主;其實這一切,都是憑藉封建勢力給予他的特權而產生的,他還不可能否定封建主義的統治。他所深惡痛絕的,正是他所仰賴的;他所反對的,正是他所依靠的。他無法與封建主義統治徹底決裂,又不可能放棄自己的民主主義思想要求。因而他的出路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最后只能到虛無縹緲的超現實世界中去。
  
賈寶玉和林黛玉
  在《紅樓夢》伊始,第三回《林黛玉拋父進京都》的故事中,作者早已經安排好了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故事的悲劇色彩。林黛玉進賈府初識賈寶玉,真是他們前生早已注定好的緣分,賈寶玉第一次見到林黛玉就覺得面善,然而第一次兩個冤家一聚頭卻惹來了摔玉風波。在賈寶玉心中,自己是濁物,連“神仙似的妹妹”都沒有的東西,自己卻有,可知它不是好東西,于是要摔了那勞什子。而林黛玉由于出來乍到、投親賈府、寄人籬下,她特別細心敏感,處處謹慎留意,縝微體察別人的心思,卻被賈寶玉猶如狂風驟雨般的愛慕所震撼了!回到房中,她就暗自淌眼抹淚:險些因為自己而讓賈寶玉摔了那“命根子”。正如脂評所寫:“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計為之惜乎?”
  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愛慕之情是熾熱的、直接的,自從見面的第一天起就猶如火山一樣爆發出來,奔騰不息。而林黛玉由于她自身的特殊遭遇,性情多心善感,她出于愛惜寶玉而自責自己,故而將來,她必然愛惜賈寶玉而更不自惜。對于二玉,襲人有一句話說的最切:“姑娘快休如此,將來只怕比這更奇怪的笑話還有呢。若為他這種形狀,你多心傷感,只怕你還傷感不到呢!”這里,脂評有言“后百十回黛玉之淚,總不能出此二語”。在曹雪芹的筆下,林黛玉正由于這種不自惜的行止為賈寶玉憐惜傷痛、思念憂心,最終才“淚盡夭亡”的。
  在解讀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故事,第五回最為關鍵。曹雪芹在《紅樓夢》的第五回中已經向讀者透露出整部《紅樓夢》的構思大局。因此要進一步分析賈寶玉和林黛玉愛情悲劇,我們不妨先從《終身誤》和《枉凝眉》這兩首曲子入手來進行解讀。
  [終身誤]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枉凝眉]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須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終身誤》主要是描述薛寶釵因婚姻而貽誤終身。借用賈寶玉的口吻,敘述薛寶釵與賈寶玉、林黛玉的愛情悲劇產生根源。“金玉良緣”是指薛寶釵的金鎖與賈寶玉出生之時所含的“通靈寶玉”相配;“木石前盟”即為林黛玉的前身絳珠草與“通靈寶玉”前身女媧補天石的盟約。絳珠草為了答謝神瑛侍者對她的灌溉之恩,修成人形后,跟隨石頭下凡,還淚報恩。《終身誤》表現為賈寶玉和薛寶釵婚后,薛寶釵并沒有得到真正的愛情,賈寶玉仍然念念不忘因為她而死去的林黛玉,再加上現實生活中,賈府的敗落后的窘迫和生活上的諸多不幸,以及他和薛寶釵人生價值觀和人生追求目標的迥然相異,對社會現實的思想領悟上截然相反,最終導致他出家為僧,從而造就了薛寶釵的不幸。
  《枉凝眉》則是描述林黛玉即使眉頭緊鎖、黯然悲傷也是枉然。林黛玉從小就沒了母親而寄居賈府,也許是他們今生的緣分,也許三生石畔上早已注定,不早一步、不晚一步,林黛玉和賈寶玉在千山人海中相遇。如果說這世界上真有一見鐘情,然而,林黛玉遇上賈寶玉卻注定了悲劇結局。他們有緣無分,空自無奈、空勞牽掛、徒然流淚,一場空歡,心事虛化。
  林黛玉自幼沒了母親,寄身在賈府使她倍感孤獨,有時候甚至會因為小小事情而感覺“風刀霜劍嚴相逼”,一點風吹草動、風言片語,在她柔弱的內心中,都會被折射成狂風海嘯、流言蜚語。掩埋在她那平日里目下無塵、心高氣傲的內心深處卻是一顆極為脆弱的心靈。
  在《紅樓夢》二十九回,《癡情女情重愈斟情》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因為“金玉”之說和金麒麟引發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賈寶玉自幼就和林黛玉耳鬢廝磨、心情相對,因而每每或喜或怒,都會變盡法子試探黛玉。稍明時事的林黛玉也受到那些“邪書僻傳”的影響,也將真心真意隱瞞起來,結果“兩假相逢,終有一真”,其間的瑣瑣碎碎,經常引發這些口角之爭,最后鬧到摔玉、剪穗子而不可收拾。
  賈寶玉摔玉是因為這“勞什子”引來“金玉”之說,他恨這“金玉”之說,恨這“勞什子”高低不擇,也恨沒有林黛玉的“好姻緣”,所以,經不起林黛玉的虛心試探而暴怒異常、心冷俱灰,頓時犯起了“癡病”。他摔玉只是純粹的想表明,對于他,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林黛玉更重要,即使這玉,也要砸了完了事了。賈寶玉內心想著:“我不管怎么樣都好,只要你隨意,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愿。你知也罷,不知也罷,只由我的心,可見你方和我近,不和我遠。”。而林黛玉內心卻是這樣想的:“只管你,你好我自好,你何必為我需自失。殊不知你失我自失。可見是你不叫我近你,有意叫我遠你了。”因此,兩個人本來就是一個心,卻多生了枝葉,反弄成兩個心了。
  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愛是熾熱的、癡狂的,他心里一時一刻都有著黛玉,不管他自己怎么樣都好,只要黛玉隨意,他就是立刻死了也是愿意。而林黛玉對賈寶玉的愛更是癡狂的,比起賈寶玉是有過而無所沒有不及。正因為這樣,她才時時刻刻隱埋自己的真心真意,試探寶玉,故意和寶玉慪氣,故意不理不睬寶玉,故意冷落寶玉,因為只有讓她看到,賈寶玉為她而著急,為她暴躁,為她生氣,為她哭,為她流淚,她才真真切切感受到,賈寶玉內心里面有她的存在。
  在《紅樓夢》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感情妹妹》,寶黛的愛情得到進一步的升華。從這個回目上可以看出一直以來,林黛玉的用情之深。此回中,賈寶玉因為挨他父親的狠命鞭撻而傷痕累累,林黛玉痛惜不已,“兩個眼睛腫得像桃兒一般,滿面淚光”。賈寶玉深受感動,悄悄讓晴雯送兩條舊手帕子。關于手帕,馮夢龍《山歌》里有詩:“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拿了顛倒看,橫也絲來豎也絲[思],這般心事有誰知。”書中寫道:
  這里林黛玉體貼出手帕子的意思來,不覺神魂馳蕩:寶玉這番苦心,能領會我這番苦意,又令我可喜;我這番苦意,不知將來如何,又令我可悲;忽然好好的送兩塊舊帕子來,若不是領我深意,單看了這帕子,又令我可笑;再想令人私相傳遞與我,又可懼;我自己每每好哭,想來也無味,又令我可愧。如此左思右想,一時五內沸然炙起。黛玉由不得余意綿纏,令掌燈,也想不起嫌疑避諱等事,便向案上研墨蘸筆,寫下了題帕詩三首。
  自此,黛玉一直以來的委屈、不安和憂心便化作為相思的淚水,題在兩塊舊帕上。
  題帕詩之意已經很明顯的,林黛玉對賈寶玉的情感已經上升了一個新的階段,為了酬答知己,為了還情,她做詩帕已經想不起“嫌疑避諱”等事,直接寫出了“暗灑閑拋卻為誰?”為了賈寶玉,林黛玉可以不惜自己,如果眼淚能緩解寶玉身上的傷痛,那么她寧愿流盡所有的眼淚;如果眼淚能夠傳遞自己的相思,那么,自己情愿有永遠留不完的淚水。“湘江舊跡”和“淚痕”喻指淚痕。在林黛玉內心里,她已經把湘妃自比,將賈寶玉視同丈夫。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戀情已經在他們的內心深處覺醒深重,在后面的情節里,我們看到的就是二玉一條心了。
  在《紅樓夢》四十五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中,林黛玉因為秋后犯舊疾,賈寶玉去探望她,書中寫道:
  寶玉忙問:“今兒好些?吃了藥沒有?今兒一日吃了多少飯?”一面說,一面摘了笠,脫了蓑衣,忙一手舉起燈來,一手遮住燈光,向黛玉臉上照了一照,覷著眼細瞧了一瞧,笑道:“今兒氣色好了些。”
  從這段話可以看出,賈寶玉和林黛玉雖話家常,卻句句真言,所謂大恩不言謝,至親不談情。寶黛情深,相濡以沫,不論日后世道滄桑變幻,他們終不會想忘。這時候,賈寶玉和林黛玉也就怡紅院和瀟湘館一墻之隔,寶玉關心黛玉尚能如此貼心仔細,試想將來,當賈寶玉和林黛玉倉皇離散之日,賈寶玉望家鄉,路遠山高,秋去冬來,春盡夏到,他依然不能回來。把林黛玉看成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賈寶玉,他又能如何呢?他不過也只能日日夜夜牽掛著林黛玉,對月長吁,空自蹉嘆!
  在五十七回《慧紫鵑情辭試莽玉》中,寶玉聽紫鵑哄他說:林姑娘要回蘇州去了。賈寶玉信以為真,竟眼直肢涼,“死了大半個”。林黛玉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書中寫道:
  黛玉一聽此言,李媽媽乃是經過的老嫗,說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聲,將腹中之藥一概嗆出,抖腸搜肺,熾胃扇肝的痛聲大嗽了幾陣,一時面紅發亂,目腫筋浮,喘的抬不起頭來。紫鵑忙上來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鵑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繩子來勒死我是正經!”
  林黛玉已經把賈寶玉的生命看得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惜其人更愛其人,這是罕見的至深至重的真正至愛!
  如果說,能把愛情分做三個層次。其下為“山無棱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其中為“生不同寢,死亦同穴”的梁祝式蝶戀。那么,其上則為黛玉式“惜其石必惜其人。其人不自惜,而知己能不千方百計為之惜乎!”。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之深已經水乳交融、相知相惜了。
  在曹雪芹筆下后四十回的故事中,由于政治勢力的惡斗而導致賈元春成了犧牲品,“虎兕相逢大夢歸”,賈府失去了大樹的庇護,很快就大禍臨頭。賈寶玉因為“不才之事”而招來“丑禍”而被迫倉皇離家出走,王熙鳳也因為平日里的多條命案以及多次胡作非為而罹禍。在這里發生了賈寶玉和王熙鳳被拘于“獄神廟”,得到“茜雪、紅玉”相“慰”。在賈寶玉離家出走的日子里,他時時刻刻牽掛著林黛玉,牽掛著林黛玉體弱多病,牽掛著林黛玉多愁善感經不住這么多的創傷打擊,他自蹉自嘆!而林黛玉何嘗不是一心牽掛著寶玉,她憂忿悲痛、日傷夜悲,她憐惜著寶玉的不幸,擔憂著寶玉現在的生死吉兇,擔憂著寶玉將來命運多舛、多災多難。本來就柔弱的她,所謂“花原自怯,豈奈狂飚?柳本多愁,何禁驟雨?”終于,她把衰弱生命中的全部的熾熱的愛,化作為淚水,報答了她的知己賈寶玉。還沒來得及見賈寶玉最后一面,林黛玉便“淚盡夭亡”、“證前緣”了。應了脂評“絳珠之淚,至死不干,萬苦不怨所謂‘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一別西風又一年”,當賈寶玉再次回到大觀園,原來住過的“怡紅快綠”院落,已經“展眼便紅稀綠瘦”了。林黛玉住的瀟湘館,之前是“鳳尾森森,龍吟細細”,此時已經面目全非、人去樓空唯見一片“落葉蕭蕭,寒煙漠漠”了。紅顏已逝,黃土隴中。天邊盡頭,何處香丘。唯有冷月,埋葬花魂。心灰意冷,悲傷欲絕的賈寶玉在紫菱州寂寞的“對境悼顰兒”。
  再后來當一切塵埃落定,賈寶玉和薛寶釵結婚,這里有薛寶釵和賈寶玉談舊情的情節。后來有情節“薛寶釵借詞含諷諫”,導致賈寶玉對現實生活感到更加的憤慨與絕望。最后,賈府“事敗”,賈府最終被抄沒,于是“家亡人散各奔騰”了。
  事實上,在《紅樓夢》第五十八回《茜紗窗真情揆癡理》中,作者已經向讀者透視了后四十回的賈寶玉與林黛玉的悲劇結構,在這里作者向我們描述了賈寶玉最終為什么娶薛寶釵的心態。書中描述了藕官祭祀死去的菂官,寫道:
  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來,至今不忘,所以每節燒紙。后來補了蕊官,我們見他一般的溫柔體貼,也曾問他得新棄舊的。他說:‘這又有個大道理。比如男子喪了妻,或有必當續弦者,也必要續弦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丟過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續,孤守一世,妨了大節,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說可是又瘋又呆?說來可是可笑?”寶玉聽說了這篇呆話,獨合了他的呆性,不覺又是歡喜,又是悲嘆,又稱奇道絕。
  賈寶玉囑咐芳官告訴她虔誠“只在敬心,不在虛名。”這里曹雪芹用了春秋筆法,為結局埋下了伏筆,預視著賈寶玉和林黛玉愛情的悲劇結局。當寶玉懷著這種“只敬在心”的心情和薛寶釵結婚的時,當他準備開始另一段新的生活的時候,卻發現現實社會風雨飄搖,遠比他想象的還復雜、殘酷。后來賈府“事敗”被抄沒,他們的生活處境步履維艱。這一切使賈寶玉對現實生活感到憤慨和絕望。
  盡管薛寶釵溫順賢良,是一個稱職的妻子,但薛寶釵的人生價值觀和人生追求目標的和賈寶玉迥然相異,對社會現實的思想感悟上截然相反,她不能理解賈寶玉對繁華盡逝、群芳消散的傷痛,不能理解賈寶玉對林黛玉情深至重,一向絕頂聰明、善解人意的薛寶釵又做了一件蠢事:她以為賈寶玉經歷了這么多,能夠“浪子回頭”,脂評殘存回目有“薛寶釵借詞含諷諫”,因此薛寶釵勸誡賈寶玉用心功名,重振賈府。
  愛情只有兩個人才能有酸甜五味,然而剩下一半的愛情卻是永久的痛楚。正如《呼嘯山莊》里面所說“如果你還在這個世界存在著,那么這個世界無論什么樣,對我都是有意義的。但是如果你不在了,無論這個世界有多么好,他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片荒漠。而我就像是一個狐魂野鬼。”
  當賈寶玉重返大觀園,看見昔日歡笑過的亭榭樓臺早已荒蕪一片,曾經繁華錦繡花叢世界如今唯剩下無邊的落木蕭蕭,往昔蜂團蝶舞的怡紅快綠早已紅稀綠瘦,曾經讓他流連忘返的瀟湘館早已人去樓空,再也看不到昔日那個形影不離的身影,再也見不到昔日那個讓他如癡如醉的鶯聲笑靨,而感受到的是心底撕心裂肺的悲痛,這是一種怎么樣的心境呢?
  最終,這個最深于情的人,卻走了一條最薄情的路,棄絕親人,離家而去了。釀造了更大的悲劇。賈寶玉“懸崖撤手”出家為僧,造就了薛寶釵“終身誤”。一個人的不幸,兩個人的無奈,“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人物評價
  書中評價
  判詞《西江月》
  其一
  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
  潦倒不通庶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
  其二
  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凄涼;可憐辜負好韶光,于國于家無望。
  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绔與膏粱:莫效此兒形狀!
  自評
  我雖比他尊貴,可知綾錦紗羅,也不過裹了我這枯株朽木,美酒羊羔,也只不過填了我這糞窟泥溝。“富貴”二字,不啻遭我荼毒了。(第7回)
  弟是至濁至愚,只不過一塊頑石耳。(第115回)
  他評
  冷子興:雖然淘氣異常,但聰明乖覺,百個不及他一個,說起孩子話來也奇怪……將來色鬼無疑了。(第2回)
  王夫人:若姊妹們不理他,他倒還安靜些;若一日姊妹們和他多說了一句話,他心上一喜,便生出許多事來……他嘴里一時甜言蜜語,一時有天無日,瘋瘋傻傻。(第3回)
  榮寧二公:我等之子孫雖多,竟無可以繼業者。惟嫡孫寶玉一人,秉性乖張,用情怪譎,雖聰明靈慧,略可望成。(第5回)
  警幻仙子: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吾輩推之為“意淫”……汝今獨得此二字,在閨閣中固可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闊怪詭,百口嘲謗,萬目睚眥。(第5回)
  北靜王世榮:真乃龍駒鳳雛……將來雛鳳清于老鳳聲,未可量也。(第15回)
  林黛玉:至貴者寶,至堅者玉。爾有何貴?爾有何堅?(第22回)
  素日認他是個知己,果然是個知己。(第32回)
  張道士:我看見哥兒的這個形容身段,言談舉動,怎么就同當日國公爺一個稿子。(第29回)
  賈母:我養了這些兒子孫子,也沒一個像他爺爺的,就只這玉兒像他爺爺。(第29回)
  傅秋芳家婆子:怪道有人說他們家寶玉是相貌好,里頭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竟有些呆氣。他自己燙了手,倒問別人疼不疼……大雨淋的水雞似的,他反告訴別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罷”……時常沒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見燕子就和燕子說話,河里看見魚就和魚兒說話,見了明星月亮,他便不是長吁短嘆的,就是咕咕噥噥的。且一點剛性也沒有,連那些毛丫頭的氣都受到了。愛惜起東西來,連個線頭都是好的,糟蹋起來,那怕值千值萬的,都不管了。(第35回)
  興兒:成天家瘋瘋顛顛的,說話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頭人人看著好清俊模樣兒,心里自然是聰明的,誰知里頭更糊涂,見了人,一句話也沒有。所有的好處,雖沒上過學,倒難為他認得幾個字。每日又不習文,又不學武,又怕見人,只愛在丫頭群兒里鬧。再者,也沒個剛氣兒,有一遭見了我們,喜歡時,沒上沒下,大家亂玩一陣;不喜歡,各自走了,他也不理人。我們坐著臥著,見了他也不理他,他也不責備。因此,沒人怕他,只管隨便,都過的去。(第66回)
  尤三姐:行事言談吃喝,原有些女兒氣的,自然是天天只在里頭慣了的。若說糊涂,那些兒糊涂……冷眼看去,原來他在女孩兒跟前,不管什么都過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們不知道。(第66回)
  鳳姐:若說他,出門去干正經事,說正經話去,卻象傻子;若只叫他進來,在這些姊妹跟前,以至于大小的丫頭跟前,最有仁讓,又恐怕得罪了人。(第78回)
  評點者評價
  涂瀛:寶玉之情,人情也。為天地古今男女共有之情,為天地古今男女所不能盡之情。天地古今男女所不能盡之情,而適寶玉為林黛玉心中、目中、意中、念中、哭泣中、幽思夢魂中、生生死死中悱惻纏綿固結莫解之情,此為天地古今男女之至情。惟圣人為能盡情,惟寶玉為能盡情。負情者多,微寶玉,其誰與歸。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我故曰:寶玉,圣之情者也。(《讀花人論贊》)
  張新之:寶玉有名無字,乃令人在無字處追尋,所謂喜怒哀樂未發之前,又先天本來無字也。(《紅樓夢讀法》)
  脂硯齋:按此書中寫一寶玉,其寶玉之為人,是我輩于書中見而知有此人,實目未曾親睹者。又寫寶玉之言,每每令人不解;寶玉之生性,件件令人可笑;不獨于世上親[見]這樣的人不曾,即閱今古所有之小說傳奇中,亦未見這樣的文字。于顰兒處為更甚。其囫圇不解之中實可解,可解之中又說不出理路。合目思之,卻如真見一寶玉,真聞此言者,移之第二人萬萬不可,亦不成文字矣。余閱《石頭記》至奇至妙之文,全在寶玉顰兒至癡至呆囫圇不解之語中,其詩詞、雅謎、酒令及衣食、奇玩等類固他書中未能,然在此書中評,猶為二著。(戚序本第19回)
  這皆是寶玉意中心中確實之念,非勉強之詞,所以謂今古未有之一人耳。聽其囫圇不解之言,察其幽微感觸之心,審其癡妄婉轉之意,皆今古未見之人,亦是未見之文字。說不得賢,說不得愚,說不得不肖,說不得善,說不得惡,說不得正大光明,說不得混賬惡賴,說不得聰明才俊,說不得庸俗,又說不得好色好淫,說不得情癡情種,恰恰只有一顰兒可對,令他人徒加評論,總未摸著他二人是何等脫胎、何等心臆、何等骨肉。余閱此書,亦愛其文字耳,實亦不能評出此二人終是何等人物。后觀《情榜》評曰“寶玉情不情”,“林黛玉情情”,此二評自在評癡之上,亦屬囫圇不解,妙甚!(戚序本第19回)
  名家點評
  魯迅:在我的眼下的寶玉,卻看見他看見許多死亡;證成多所愛者,當大苦惱,因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災樂禍,于一生中,得小歡喜,少有掛礙。然而憎人卻不過是愛人者的敗亡的逃路,與寶玉之終于出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紅樓夢》時的思想,大約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續作,想來未必與作者本意大相懸殊。惟披了大紅猩猩氈斗篷來拜他的父親,卻令人覺得詫異。 (《<絳洞花主>小引》)
  寶玉亦浙長,于外昵秦鐘蔣玉函,歸則周旋于姊妹中表以及侍兒如襲人晴雯平兒紫鵑輩之間,昵而敬之,恐拂其意,愛博而心勞,而憂患亦日甚矣。(《中國小說史略》)
  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然呼吸而領會之者,獨寶玉而已。(《中國小說史略》)
  王國維:若《紅樓夢》之寫寶玉,又豈有以異于彼乎?彼于纏陷最深之中,而已伏解脫之種子,故聽《寄生草》之曲,而悟立足之境;讀《胠篋》之篇,而作焚花散麝之想。所以未能者,則以林黛玉尚在耳。至林黛玉死而其志漸決,然尚屢失于寶釵,幾敗于五兒。屢蹶屢振,而終獲最后之勝利。(《<紅樓夢>評論》)
  何其芳:賈寶玉這個叛逆者的叛逆性不僅表現在他對于科舉、八股文、做官等一系列的封建制度的不滿和反對,而且特別突出地表現.在他對于少女們的愛悅、同情、尊重和一往情深,也即是對于封建禮教和封建社會的男尊女卑的觀念的大膽的違背上。
  牟宗三:寶玉是多情善感的人,見一個愛一個,凡是女孩兒,他無不對之鐘情愛惜。他的感情最易于移入對象,他的直覺特別大,所以他的滲透性也待別強。時常發呆,時常哭泣,都是這個感情移入發出來的。
  寶玉冷了心腸而出家求那永生之境,正同釋迦牟尼一樣,都是以悲止悲,去痛引痛。這是一個循環,佛法無邊,將如何斷此循環?寶玉出家一幕,其慘遠勝于林黛玉之死。
  文學史評價
  賈寶玉是封建貴族家庭的叛逆者,是作者所大力肯定的人物。他把全部熱情和理想寄托在那些被侮辱、被損害的女孩子身上,這是對"男尊女卑"的封建傳統觀念的大膽挑戰。他和林黛玉的愛情是促使他一步步走向叛逆的主要原因。寶、黛的愛情是建立在共同反對封建主義人生道路的基礎上,帶有更其鮮明的叛逆性質。因此這種愛情愈發展,就和封建勢力的矛盾愈尖銳。賈寶玉的叛逆性格的表現是多方面的,而且是"不知悔改"的。他和歷來文學作品中的正面形象比較,體現著初步民主主義的色彩,顯示了一種新的時代特征。但由于寶玉畢竟還是個貴族階級的公子哥兒,他對封建主義的背叛不可能是徹底的。
  賈寶玉經歷了“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緣”的愛情婚姻悲劇,目睹了“金陵十二釵”等女兒的悲慘人生,體驗了貴族家庭由盛而衰的巨變,從而對人生和塵世有了獨特的感悟。賈寶玉是個半現實半意象化的人物。就像警幻仙姑所說的:“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他的”癡情“,不僅表現在對林黛玉的鐘情,還表現在他對一切少女美麗與聰慧的欣賞,對她們不幸命運的深切同情。賈寶玉的痛苦已超越了一個家庭破敗之痛苦和個性壓抑之痛苦,這是屬于眾多人的痛苦,是感到人生有限、天地無情的痛苦。他絕望又找不到出路,一種孤獨感和人生轉瞬即逝的破滅感,透著詩人氣質,散發出感傷的氣息。但是寶玉又不愿意孤獨,不愿意離開生活,離開他鐘愛的林黛玉和眾多的女子。因而更加深了他的痛苦。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昨晚开奖大奖透号码是多少 七星彩全部历史记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正版红马计划 1680380澳洲幸运8 时时计划群微信号 山东体彩排三排五 河北省福彩中心地址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广东36选7走势图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