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人氣

【李宗仁】李宗仁簡介_李宗仁怎么死的

李宗仁

人物簡介
  李宗仁(1891年8月13日—1969年1月30日),字德鄰,廣西桂林臨桂區人。著名抗日英雄,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中國國民黨內“桂系”首領,曾任中華民國首任副總統、代總統。他是北伐戰爭中有著重要影響的一位人物,北伐前致力兩廣統一,奠定北伐的基礎,促成北伐。“九·一八”事變后,抗日戰爭爆發,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1948年國民黨行憲,當選副總統。蔣介石下野后,一度任代總統,欲以和談挽救國民政府未果。之后出走美國,但最終偕夫人郭德潔于1965年7月經瑞士、中東回到北京,受到毛澤東及其他中共領導人歡迎,于1969年1月30日在北京逝世。其代表作品有《李宗仁回憶錄》。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早年就讀于臨桂縣(今臨桂區)立兩等小學,1906年底到1907年春,在桂林城省立公費紡織習藝廠當學徒。
  1908年,考入廣西陸軍小學堂第三期,1911年畢業。
  1910年10月,加入同盟會。
  1912年,考入廣西陸軍速成學堂。畢業后(1913年秋),到南寧將校講習所任準尉見習官、少尉、中尉隊附。
  1916年5月,任滇軍第四師第三十四團排長。后轉入桂系陸榮廷部,任護國軍第六軍林虎部第7旅13團排長、連長、幫辦營長、幫統,參加護國戰爭、護法戰爭和粵桂戰爭。
  1921年,任少校營長的李宗仁爭取十多個連隊和他一起退到六萬大山的玉林地區,整軍經武,伺機而動。他先后將所部改稱“粵桂邊防軍第三路”、“廣西自治軍第二軍”,并自任司令(1921年-1922年),防區逐步擴大到七個縣。后任廣西“自治軍”第二路總司令(1922年-1923年)、北京政府桂林鎮守使(1923年5月1923年11月)、北京政府“定桂軍”總指揮(1923年11月-1924年)
  1923年,與廣州孫中山大元帥府建立聯系。1923年10月,經李濟深、陳銘樞介紹加入國民黨。
  1924年,聯合黃紹竑、白崇禧等部,成立“定桂討賊聯軍”,任總指揮。1924年9月,擊敗桂系軍閥陸榮廷部。1924年11月,被孫中山任命為廣西省綏靖督辦公署督辦兼廣西陸軍第一軍軍長(1924年12月-1926年)。
  1925年7月,又擊敗沈鴻英,完成統一廣西的任務,成為新的國民黨桂系軍閥首腦。統一廣西后,任國民黨廣西省黨務特派員和廣西省第一屆省黨部監察委員。
  北伐時期
  1926年1月,在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1926年1月-1929年3月)。1926年3月,廣西軍隊正式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李宗仁任軍長(1926年3月-1926年8月),黃紹竑任黨代表。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1925年9月21日-1928年)。根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決定,負責籌辦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一分校(即黃埔軍校南寧分校)。1926年5月,南寧分校正式成立,派所部第七軍第二旅旅長俞作柏兼任校長。
  1926年7月,率第七軍二萬多人參加北伐戰爭,轉戰湘、鄂、贛、皖等省,立下戰功。他北伐前致力兩廣統一,奠定北伐的基礎,終于促成北伐。在北伐時期,還兼任過左翼軍指揮官、江左軍總指揮、國民黨湖北省臨時政治會議委員、安徽省政府主席、國民政府委員(1927年3月-1929年3月)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等職。
  1927年4月,支持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實行“反共清黨”。
  1927年5月,李宗仁是廣西省政府委員,被蔣介石任命為第三路軍總指揮,統轄五個軍又一個獨立師。1927年8月,和白崇禧、何應欽等實力派逼迫蔣介石通電下野,并由他們三人擔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黨務委員。接著,指揮龍潭戰役,消滅北洋軍閥孫傳芳主力部隊。1927年9月任(國民政府)中央特別委員會委員(1927年9月-1927年12月),1927年10月任西征軍總指揮兼第三路軍總指揮,率部西征武漢,擊敗唐生智。
  1928年1月,蔣介石重新上臺后,被任命為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校務委員會委員、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武漢分會委員(1928年4月—1929年)、主席,參加蔣介石舉行的第二期北伐。1928年2月,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1928年4月,任國民革民軍第四集團軍總司令。期間,還任(國民政府)禁委員會委員、(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1928年-1929年)、(國民政府)預算委員會委員(1928年8月29日-1929年3月4日)、(國民政府)財政監理委員會委員。
  1929年,回到廣西的李宗仁、白崇禧決心勵精圖治建設廣西。他們發展教育,懲治土豪劣紳,對行政官員進行嚴格約束。
  蔣桂戰爭
  1929年1月,任(國民政府)軍事參議院院長(1929年1月—1929年3月)、(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編組部主任(1929年1月—1929年2月)、(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常務委員(1929年-1930年11月15日)、(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1929年1月31日-1930年7月5日)。1929年,還任(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國民政府)賑災委員會委員、(國民政府)國防會議委員。
  1929年3月,以李宗仁、白崇禧為首的桂系軍閥與蔣介石之間爆發蔣桂戰爭。結果桂系戰敗,逃回廣西。蔣介石以“叛亂黨國”的罪名,開除李宗仁黨籍,免除本兼各職。
  1929年秋,李宗仁返回廣西南寧,組建護黨救國軍,自任總司令,白崇禧為前敵總指揮,下轄第三、八兩路軍,此后,長期盤踞廣西,與蔣介石對抗。
  1930年4月,參加馮玉祥、閻錫山反蔣,被推為中華民國陸軍副總司令(總司令閻錫山)兼第一方面軍總司令,由廣西進軍湖南,支援閻錫山、馮玉祥在中原同蔣介石作戰。1930年7月,被蔣軍擊敗,退回廣西。
  1931年5月,李宗仁又聯合粵系軍閥陳濟棠反蔣,任第四集團軍總司令。
  1931年11月,任中國國民黨(第四屆)中央監察委員。
  抗日戰爭
  “九·一八”事變后,寧、粵合流。在1931年11月召開的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
  1932年,任(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1932年-1935年)、(國民政府)中央政府駐滬辦事處常務委員。1932年4月,李宗仁任南寧綏靖公署主任,推行“自治、自衛、自給”的三自政策,維持廣西的半獨立局面。
  1935年4月,被國民政府授予陸軍一級上將軍銜。1935年11月,李宗仁繼續當選為國民黨五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1935年12月,任湘桂黔邊區剿匪總司令。
  1936年,李宗仁任廣西綏靖公署主任,并發表《焦土抗戰論》,指出 “作有計劃的、節節抵抗的長期消耗戰……到敵人被誘深入我國廣大無邊原野時,我即實行堅壁清野,發動敵后區域游擊戰”。1936年6月,李宗仁、陳濟棠發動反蔣事變,成立抗日救國軍第一軍團,任副總司令(總司令陳濟棠),出兵湖南,要求北上抗日。1936年7月,桂系軍隊被蔣介石改編為第五路軍,李宗仁被任命為總指揮。
  1937年2月-1937年8月,任第五路軍總司令。1937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1937年10月,被任命為第五戰區司令長官(1937年8月-1938年),駐節徐州。
  1938年1月,任軍事委員會委員。1938年2月至5月,指揮徐海會戰。其中3月至4月的臺兒莊戰役,取得殲滅日軍二萬余人的重大勝利。1938年2月,兼任安徽省政府主席(1938年2月-1938年9月)、保安司令。1938年5月,徐州失守后,率部入鄂,在桐柏山、大洪山創立游擊基地,堅持抗戰。1938年6月10日,率部參加武漢會戰。
  1939年4月至5月參加隨棗會戰。
  1941年1月至2月參加豫南會戰。
  1943年9月調離第五戰區,升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漢中行營主任,負責指揮第一、第五、第十等三個戰區。
  1945年5月在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繼續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
  解放戰爭
  1945年1月-1946年7月,李宗仁擔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北平行營主任(后改稱國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轅主任),支持蔣介石發動全國規模的反共反人民內戰,參與對解放區的軍事進攻。期間(1945年2月-1945年9月),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漢中行營主任。
  1946年7月-1949年,擔任國民政府主席行轅北平行轅主任。
  1948年4月,李宗仁當選為中華民國副總統(總統蔣介石)。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之后,國民黨精銳主力部隊大部被殲,國民黨統治面臨覆滅命運,蔣介石被迫于1949年1月21宣布下野。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就任中華民國代總統。幻想通過“和談”,阻止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派代表團到北平談判,但最后又拒絕在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和平條件《國內和平協定》上簽字。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朱德下達全國進軍的命令,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橫渡長江。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軍攻占南京,國民黨反動統治被推翻。此后,先后退到桂林、廣州,繼續組織國民黨軍隊進行頑抗。
  1949年6月-1950年,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委員。1949年7月16日-1950年,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副主席。1949年11月,白崇禧指揮的桂系部隊大部被殲,李在政治上賴以生存的條件被摧毀。
  晚年生活
  1949年11月20日,李宗仁以就醫為名,從南寧乘專機飛往香港。1949年12月,李宗仁乘機飛往美國,此后在美國度過了十六年流亡生涯。
  1950年3月,蔣介石在臺灣恢復“總統”職務。
  1954年3月,蔣介石正式罷免李宗仁“副總統”職務。
  1956年4月到1965年6月十年間,先后五次派程思遠到北京,晉謁周恩來總理,為回歸祖國大陸作準備。
  1965年7月20日,沖破重重險阻,曾任“國民政府代總統”的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潔從美國回到北京,周恩來總理到機場歡迎。李宗仁在機場宣讀聲明,表示要為完成祖國統一作出貢獻。受到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
  1969年1月30日,因肺炎在北京逝世。
  
李宗仁怎么死的
  1969年1月30日因肺炎在北京逝世。1966年國慶節,毛澤東邀請李宗仁登上天安門城樓,第二次接見了他,這也是毛澤東和李宗仁最后一次會面。1968年8月初,李宗仁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住進了北京醫院,后來被診斷出患了直腸癌。臨終前,李宗仁給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留下一封信,信上說:我在1965年毅然從海外回到祖國所走的這一條路是走對了的,在這個偉大時代,我深深地感到能成為中國人民的一分子是一個無比的光榮。在我快要離開人世的最后一刻,我還深以留在臺灣和海外的國民黨人和一切愛國的知識分子的前途為念,他們只有一條路,就是同我一樣回到祖國的懷抱。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病情惡化,于午夜12時去世,享年78歲。
  
《李宗仁回憶錄》
  這本書是李宗仁先生一生的事業中最完備的記錄,也是李氏一生各階段心路歷程的最忠實的寫照。是其個人已出版的著作中,用功最深、費力最大、遭遇困難最多的一部有原始性的史書。李宗仁先生用了七十多年的歲月,始制造出本書中許多驚人的故事。我則用了將近六年的光陰——平生治學生產力最旺盛的六年光陰——才把它用中、英文記錄下來。
  本書原只是一部中文“草稿”,借助翻譯之用。按照李氏與原資助單位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中國口述歷史學部所訂的合約和撰述計劃,是在本書英文版發行之后,始能加以整理、潤色,然后以中文版面世的。總之,本書自動議磋商到付梓發行歷時逾二十年的一系列過程中,它嵌在作者個人生命史上的痕跡,是苦是甜,也是終生不滅的。它能以這種形式出版,也可說是“執筆人”的一部“發憤之作”。
  
李宗仁回國
  1963年夏,李宗仁在接受意大利米蘭《歐洲周報》記者奧古斯托·瑪賽麗采訪時坦言:“我不是共產黨,甚至也不喜歡共產黨,但是我不否認今天共產黨為中國所做的事情。我寧愿繼續做一個誠實的人和可憐的政治家,但我不能不說實話,中國從來沒有像現在組織得這樣好。……我像蔣介石和國民黨一樣,是一個失敗者。唯一的區別是,我完全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作為個人來說,我無關緊要,我不能妨礙中國的前途和她的進步。我由于自己的失敗而感到高興,因為從我的錯誤中一個新中國正在誕生。”
  1964年2月,中法建交。李宗仁于2月12日在紐約《先驅論壇報》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勸告美國政府效法戴高樂政府調整對華政策,以期奠定東亞和平。從1950年代中期以后十來年李宗仁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他的思想已經有了質的轉變,由長期堅持反共立場轉到心系祖國,渴望祖國統一富強。促使他轉變思想的原因,一是他內心固有的愛國情感,二是新中國的穩定發展和日新月異的巨大變化,還有就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戰政策。
  1956年,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勝利完成,百業興旺,前途一片光明。當年1月,周恩來在做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報告時鼓勵海外知識分子為國家建設和統一作出貢獻。2月,全國政協全體會議號召臺灣同胞和一切從大陸跑到臺灣和海外的人員,站到愛國主義的旗幟下來,同祖國人民一起為和平解放臺灣,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而奮斗。此時居住在香港的一直是李宗仁的智囊人物的程思遠先生流露出有返回祖國的意向。1956年4月28日,程思遠回到首都北京,受到周恩來的親自接見。周恩來對程思遠說,我們國家當前的對內對外政策,圍繞著一個基本方針,就是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為建設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斗。按照這一方針,我們主張愛國一家,團結對外,以誠相見。希望海外知識分子要充分了解祖國發展的情況,我們國家是大有可為的。談到李宗仁時,周恩來說,李宗仁先生去年發表了一個聲明,反對搞“臺灣托管”,反對“臺灣獨立”,主張臺灣問題由中國人自己解決。這是李先生身在海外心懷祖國的表現。我們歡迎李先生在他認為方便的時候回來看看。
  程思遠懷著興奮的心情把回國經過寫信告訴了李宗仁,并轉達了周恩來的話,這在李宗仁的內心中激起了難以平靜的波瀾。1957年秋,程思遠的女兒程月如去美國留學,每逢周末,她都到李宗仁家做客。見到自己舊部的女兒,李宗仁十分愉快。他寫信給程思遠說:“一晤月如,如見親人,一種思鄉懷舊之情,頓時浮現心頭,久久不能平息。”不久,李又寫信給程說他保存著一些文物,希望能獻給祖國,實際上是在試探中共對他的態度。當程思遠1959年國慶期間第二次到北京時,他向周恩來匯報了幾年來李宗仁的動態。周恩來說:“德鄰先生出于愛國熱忱,要向國家捐獻一些文物,政府表示贊賞。至于他有葉落歸根的意愿,希望他到歐洲先同你談談,然后再做決定。”
  1960年秋,李宗仁為對歐洲之行進行部署,特讓夫人郭德潔到香港和程思遠商量。為了擺脫美蔣特務的盯梢,商定會面的地點在瑞士的蘇黎世。經過長期的商量與籌劃,1963年5月14日,李宗仁遵照周恩來深謀遠慮的安排,離美赴歐旅游。當他從紐約機場一上飛機,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兩名高級偵探就形影不離地跟蹤上了。但在四個多月的旅游期間,兩名偵探弄得筋疲力盡,并沒有發現李宗仁任何可疑行動。到了蘇黎世,兩名偵探便跑到日內瓦尋歡作樂去了。這時,程思遠趕來與李宗仁會晤。兩人見面之頃,千言萬語一時涌上心頭,不知從何說起,畢竟十四年沒見面了。兩人在一家僻靜的咖啡館坐下,彼此暢談闊別后的情形。李宗仁說,樹高千尺,葉落歸根。人到晚年,更思念祖國。程思遠向他轉達周恩來對他的問候和“四可”的意見:第一,李先生可以回來祖國定居;第二,可以回來,也可以再去美國;第三,可以在歐洲暫住一個時期再定行止;第四,回來以后可再回去,如果愿意回來,可以再回來。總之,來去自由,不加拘束。李宗仁聽完就說:我只要一可,回到祖國定居,安度晚年。12月22日,他又如期返回美國。1965年3月間,毛澤東根據國內外形勢,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周恩來于是開始籌備迎接李宗仁先生回國的工作。4月22日,李宗仁到紐約郊區華克城移民局申辦出境旅游簽證,說要去歐洲小住,為期三個月。他對外界說是因為夫人郭德潔有病,已不能做飯了。為著吃飯方便計,他們恐怕只能搬到瑞士開餐館的“舅爺”家附近去住,好就近在餐館寄食。移民局知道他兩年前去過歐洲,并且在圣誕節前趕回美國,因此很快為他辦了簽證手續。
  6月13日,李宗仁再次離美飛歐。23日,郭德潔處理完余下的事情后,也飛抵瑞士。這將是他們回國的第一程。程思遠接到李赴歐的電報后,第五次上北京聽取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有關部門領導向他傳達周恩來對李宗仁回國一事所作的具體指示(當時周在非洲訪問)。
  6月28日,程思遠到了蘇黎世,與李宗仁夫婦會合。為了不致暴露目標,他們住在郊區。但是嗅覺靈敏的美蔣特務還是探知了李宗仁的意圖。他們派人拿著白崇禧發給李宗仁的勸其“保全晚節”的電報,到蘇黎世阻止李宗仁回國。倘若勸阻不成,不惜采用暗殺的故伎。李宗仁原打算等次子李志圣趕到后一起回國,忽然接到緊急通知,要他們務必于7月13日下午2時前離開蘇黎世飛往巴基斯坦的卡拉奇。這樣,臺灣來人就沒有遇到李宗仁。蔣介石又密令其駐卡拉奇的特務機構暗殺李宗仁一行。這時,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巴基斯坦***共和國的特命全權大使,也收到了從北京發出的急電。國務院的領導同志指令:要萬無一失地保證李宗仁一行的生命安全。大使館與巴基斯坦官方聯系,得到巴總統的支持。3日凌晨,李宗仁所乘坐的道格拉斯式客機在卡拉奇國際機場剛一降落,一輛巴基斯坦保安部的警車,立即把他們接到了中國大使館。蔣介石的暗殺陰謀破產了。
  在李宗仁到達卡拉奇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14日,香港《快報》在頭條位置發表了彩色標題新聞《李宗仁將返大陸》。
  7月17日夜,在巴方的密切配合下,中國駐巴大使丁國鈺陪同李宗仁和程思遠,將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一架飛往廣州的波音707客機的頭等艙全部包下來,零時13分,飛機從卡拉奇機場起飛,在夜色中向中國的領空飛去……
  當歷史定格在1965年7月20日上午11點時,在首都北京機場,一架專機徐徐停穩,這時舷梯上走下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棲身海外十六年的原國民政府代總統李宗仁先生。看到機場上隆重而熱烈的歡迎場面,李宗仁百感交集,禁不住熱淚盈眶。周恩來、彭真、賀龍、陳毅、羅瑞卿、郭沫若、葉劍英、傅作義、李四光等黨和國家、政協、軍隊的領導人在機場迎接,李宗仁的昔日老友和部下盧漢、邵力子、黃紹竑、劉斐、屈武、劉仲容以及原國民黨高級將領杜聿明、宋希濂、范漢杰、廖耀湘等,還有末代皇帝溥儀,也都到機場歡迎他的歸來。中國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與中華民國的最后一位代總統在新中國的社會主義大家庭里相互握手,這是多么富有歷史意義的一幕啊!
  李宗仁在機場大廳歡迎儀式上宣讀了《歸國聲明》,他說:“在國內外一片大好形勢中,我已從海外回到人民祖國的懷抱里來了。……我以海外待罪之身,感于我國在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英明領導之下,國家蒸蒸日上,……凡是在海外的中國人都深深為此感到榮幸。我本人尤為興奮,毅然從海外回到國內,……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亟盼海外友好乘時奮起擁護祖國,幡然歸來,尤未為晚。”他還寄語在臺灣的國民黨軍政同志,“凜于民族大義,也與我采取同一步伐,毅然回到祖國懷抱,團結抗美,一致對外,為完成國家最后統一作出有用的貢獻”。李宗仁回國后,先是被安排住在北京飯店,后來搬進了一個院落。到京當晚,周恩來總理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并設宴歡迎李宗仁、郭德潔夫婦。此后的一段時間,李宗仁不是被中共黨政領導人、各民主黨派、團體和舊友宴請,就是被安排在北京地區參觀。
  7月26日上午,毛澤東,中共中央主席;李宗仁,原中華民國代總統,兩位歷史人物的手握到了一起。賓主的交談幽默而愉快。當李宗仁談到海外的許多人都懷念偉大的祖國,都渴望回來時,毛澤東說:“跑到海外的,凡是愿意回來的,我們都歡迎,他們回來,我們都以禮相待。”
  毛澤東還說:“你在聲明中沒有罵蔣介石,這很好。將來蔣如果愿意回來,我們更高興,更歡迎。”
  最后,毛澤東建議李宗仁到全國各地去看一看。
  9月26日下午3時,李宗仁在全國政協禮堂三樓舉行盛大中外記者招待會,來自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0多名記者出席。在招待會上,李宗仁暢談了他回國兩個多月來的觀感,并發表了對當前時局的看法。他說,自回國以來,他得到了中國共產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熱烈歡迎,優禮相待,開誠相見,關懷備至。他對此內心感動,畢生難忘。他認為,目前我國民族團結和國家統一,不僅為百年來所未有,且為中國史無前例的新氣象。孫中山先生所創立的革命三民主義理想已完全實現,正在建設社會主義大道上向前邁進。事實上已超過孫先生當年的理想。
  李宗仁說:“一百多年來中國受盡了帝國主義的壓迫和欺侮。帝國主義者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一盤散沙。但是現在在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的領導下,我六億五千萬人民已經完全覺醒,團結得像一家人,顯示出空前無比的威力。現在我們不是‘病夫’了,而是巨人了!我這個75歲的老人也感到很自豪。”
  有記者問:“李先生是不是馬列主義者?”
  李宗仁回答說:“我不是馬列主義者,而是個愛國主義者。”
  10月1日國慶節,李宗仁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
  此后,李宗仁夫婦在中央統戰部同志陪同下到各地參觀,還重游了廣州、廣西故地。每到一處都受到當地黨政領導同志的熱情接待和周到安排。李宗仁目睹了祖國發展的情況后,感慨萬千。他說:“百聞不如一見,新中國所取得的成就,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
  
李宗仁與白崇禧
  李宗仁、白崇禧同屬桂系三雄。另一位是黃紹竑。
  桂系軍閥李宗仁是桂系三雄中的第一位,他是國民黨的一位一級上將,著名愛國將領。其于1930年與馮玉祥閻錫山等人發動反蔣戰役——中原大戰。1936年又與廣東軍閥陳濟棠發動兩廣事變。1940年指揮國民黨對日本軍國主義的戰爭中勝利的轉折點——臺兒莊戰役。1947年任國民政府副主席1949年,后任代總統,蔣介石逃到到臺灣時,李宗仁就立即來到美國,直到1965年,回到中國大陸。1969年不幸病死在首都北京,享年78歲。
  白崇禧因與李宗仁是同學而和李宗仁結下深厚友誼,國民黨一級上將,白崇禧綽號小諸葛,是新桂系二把手,其又與李宗仁和稱李白,在新桂系時代擔任新桂系的國防部部長。解放之后與李宗仁一起赴美國。李宗仁于1965年來到中國大陸,而白崇禧則來到臺灣。白崇禧沒有得到蔣介石的重用,于1966年抑郁而死(另說是被蔣介石所殺),享年73歲。
  
人物評價
  李宗仁是中國近現代史上一位關鍵的“福將”。福將之“福”,一是他個人歷經戰場炮火和政壇暗箭,屢次大難不死;二是在重大歷史關頭,李宗仁及其代表的桂系,作為具有決定意義的中間力量,幾乎總是能有意無意地做出明智抉擇。他的抉擇雖然有的出于派系斗爭,有的是迫于時勢無可奈何,但終究順應了“不可阻遏的革命浪潮”,促使國家民族走向良性方向,也為自己留下“青春戎馬,晚節黃花“的身后評價。
  曾為李宗仁撰寫回憶錄的唐德剛認為,李宗仁“匹夫一人系天下安危”,他是“近代中國這座高樓大廈的一根主要支柱,沒這根柱子,則今日這座大廈,可能又是另外一棟不同的建筑了”。
  周恩來評價李宗仁一生做過兩件好事:一件是臺兒莊,一件是回歸祖國。
  毛澤東李宗仁:“請多保重身體,共產黨不會忘記你的。” “廣西這幾年跟蔣介石鬧獨立。名氣很大啊!廣西是個有名的窮省份,鬧起饑荒來,災民常逃到湖南來。湖南的農民討不到老婆的,就娶廣西的妹子。李先生憑什么鬧獨立?據說,這幾年,沒有南京政府的財政支持,不僅撐得住局面,還被人稱贊為全國的模范省。我看李宗仁是個有本事的人。”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福彩3D过滤器 福建时时软件怎么样 比分直播500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时时彩不倍投稳赚 188比分直播|直播吧 炸金花辅助软件免费 百人牛牛游戏软件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时时彩怎样看出组三组六